茶業動態

《茶經》 卷下 七之事


三皇:炎帝神農氏。


周:魯周公旦,齊相晏嬰。


漢:仙人丹丘子,黃山君,司馬文園令相如,楊執戟雄。

吳:歸命侯(1),韋太傅弘嗣。

晉:惠帝(2),劉司空琨,琨兄子兗州刺史演,張黃門孟陽(3),傅司隸咸(4),江冼馬統(5),孫參軍楚(6),左記室太沖,陸吳興納,納兄子會稽內史俶,謝冠軍安石,郭弘農璞,桓揚州溫(7),杜舍人毓,武康小山寺釋法瑤,沛國夏侯愷(8),余姚虞洪,北地傅巽,丹陽弘君舉,樂安任育長(9),宣城秦精,敦煌單道開(10),剡縣陳務妻,廣陵老姥,河內山謙之。

后魏:瑯邪王肅(11)。

宋:宋安王子鸞,鸞弟豫章王子尚(12),鮑昭妹令暉(13),八公山沙門譚濟(14)。

齊:世祖武帝(15)。

梁:劉廷尉(16),陶先生弘景(17)。

皇朝:徐英公勣(18)。

《神農食經》(19):“荼茗久服,令人有力悅志”。

周公《爾雅》:“槚,苦荼”。

《廣雅》云(20):“荊巴間采葉作餅,葉老者,餅成以米膏出之。欲煮茗飲,先炙令赤色,搗末,置瓷器中,以湯澆覆之,用蔥、姜、桔子芼之。其飲醒酒,令人不眠。”

《晏子春秋》(21):“嬰相齊景公時,食脫粟之飯,炙三戈、五卵茗菜而已。”

司馬相如《凡將篇》(22):“烏喙,桔梗,芫華,款冬,貝母,木檗,蔞, 草,芍藥,桂,漏蘆,蜚廉,萑菌,荈詫,白斂,白芷,菖蒲,芒消,莞椒,茱萸。”

《方言》:“蜀西南人謂荼曰蔎”。

《吳志.韋曜傳》:“孫皓每饗宴,坐席無不悉以七勝為限,雖不盡入口,皆澆灌取盡。曜飲酒不過二升,皓初禮異,密賜荈以代酒。”

《晉中興書》(23):“陸納為吳興太守時,衛將軍謝安嘗欲詣納,(原注:《晉書》以納為吏部尚書。)納兄子俶怪納無所備,不敢問之,乃私蓄十數人饌。安既至,所設唯茶果而已。俶遂陳盛饌,珍羞必具。及安去,納杖俶四十,云:‘汝既不能光益叔,奈何穢吾素業?’”

《晉書》:“桓溫為揚州牧,性儉,每宴飲,唯下七奠柈茶果而已。”

《搜神記》(24):‘夏侯愷因疾死,宗人字茍奴,察見鬼神,見愷來收馬,并病其妻。著平上幘、單衣,入坐生時西壁大床,就人覓茶飲。“

劉琨《與兄子南兗州史演書》(25)云:“前得安州干姜一斤(26),桂一斤,黃岑一斤,皆所須也。吾體中潰(原注:潰,當作憒。)悶,常仰真茶,汝可致之。”

傅咸《司隸教》曰:“聞南方有蜀嫗作茶粥賣,為廉事打破其器具,后又賣餅于市,而禁茶粥以因蜀嫗何哉?”

《神異記》(27):“余姚人虞洪,入山采茗,遇一道士,牽三青牛,引洪至瀑布山,曰:‘予,丹丘子也。聞子善具飲,常思見惠。山中有大茗,可以相給,祈子他日有甌犧之余,乞相遺也’。因立奠祀。后常令家人入山,獲大茗焉。”

左思《嬌女詩》(28):“吾家有嬌女,皎皎頗白皙。小字為紈素,口齒自清歷。有姊字蕙芳,眉目燦如畫。馳騖翔園林,果下皆生摘。貪華風雨中,倏忽數百適。心為荼荈劇,吹噓對鼎[钅歷]。”

張孟陽《登成都樓詩》(29)云:“借問揚子舍,想見長卿廬。程卓累千金,驕侈擬五侯。門有連騎客,翠帶腰吳鉤。鼎食隨時進,百和妙且殊。披林采秋桔,臨江釣春魚。黑子過龍醢,吳饌逾蟹[蟲胥]。芳荼冠六清,溢味播九區。人生茍安樂,茲土聊可娛。”

傅巽《七誨》:“蒲桃、宛柰,齊柿、燕栗,恒陽黃梨,巫山朱桔,南中荼子,西極石蜜。”

弘君舉《食檄》:“寒溫既畢,應下霜華之茗。三爵而終,應下諸蔗、木瓜、元李、楊梅、五味、橄欖、懸鉤、葵羹各一杯。”

孫楚《歌》:“茱萸出芳樹顛,鯉魚出洛水泉。白鹽出河東,美豉出魯淵。姜桂茶荈出巴蜀,椒桔木蘭出高。蓼蘇出溝渠,精稗出中田。”

華佗《食論》(30):“苦荼久食益意思。”

壺居士《食忌》(31):“苦荼久食,羽化。與韭同食,令人體重。”

郭璞《爾雅注》云:“樹小似梔子,冬生葉,可煮羹飲。今呼早取為荼,晚取為茗,或一曰荈,蜀人名之苦荼”。

《世說》(32):“任瞻,字育長,少時有令名,自過江失志。既下飲,問人云:‘此為荼?為茗?’覺人有怪色,乃自申明云:‘向問飲為熱為冷耳’。”

《續搜神記》(33):“晉武帝時,宣城市人秦精,常入武昌山采茗,遇一毛人,長丈余,引精至山下,示以叢茗而去。俄而復還,乃探懷中桔以遺精。精怖,負茗而歸。”

《晉四王起事》(34):“惠帝蒙塵,還洛陽,黃門以瓦盂盛茶上至尊。”

《異荈》(35):“剡縣陳務妻,少與二子寡居,好飲茶茗。以宅中有古冢,每飲,輒先祀之。兒子患之,曰:‘古冢何知?徒以勞意!’欲掘去之,母苦禁而止。其夜夢一人云:‘吾止此冢三百余年,卿二子恒欲見毀,賴相保護,又享吾佳茗,雖泉壤朽骨,豈忘翳桑之報(36)!’及曉,于庭中獲錢十萬,似久埋者,但貫新耳。母告二子慚之,從是禱饋愈甚。”

《廣陵耆老傳》:“晉元帝時,有老嫗每旦獨提一器茗,往市鬻之。市人競買,自旦至夕,其器不減。所得錢散路旁孤貧乞人。人或異之。州法曹縶之獄中。至夜老嫗執所鬻茗器從獄牖中飛出。”

《藝術傳》(37):“敦煌人單道開,不畏寒暑,常服小石子,所服藥有松、桂、蜜之氣,所飲荼蘇而已。”

釋道該說《續名僧傳》:“宋釋法瑤,姓楊氏,河東人。元嘉中過江,遇沈臺真君武康小山寺,年垂懸車。(原注:懸車,喻日入之候,指重老時也?!痘茨献印?38)曰:“日至悲泉,愛息其馬”,亦此意。)飯所飲荼。永明中,敕吳興禮致上京,年七十九。”

宋《江氏家傳》(39):“江統,字應,遷愍懷太子洗馬(40),嘗上疏諫云:‘今西園賣醯(41)、面、藍子、菜、茶之屬,虧敗國體’”。

《宋錄》:“新安王子鸞、豫章王子尚,詣曇濟道人于八公山。道人設荼茗,子尚味之,曰:‘此甘露也,何言荼茗?’”。

王微《雜詩》(42):“寂寂掩高閣,寥寥空廣廈。待君竟不歸,收領今就槚。”

鮑昭妹令暉著《香茗賦》。

南齊世祖武皇帝《遺詔》(43):“我靈座上慎勿以牲為祭,但設餅果、茶飲、干飯、酒脯而已”。

梁劉孝綽《謝晉安王餉米等啟》(44):“傳詔李孟孫宣教旨,垂賜米、酒、瓜、筍、菹、脯、酢、茗八種。氣苾新城,味芳云松。江潭抽節,邁昌荇之珍。疆場擢翹,越葺精之美。羞非純束野麋,裛似雪之驢;鲊異陶瓶河鯉,操如瓊之粲。茗同食粲,酢類望柑。免千里宿春,省三月糧聚。小人懷惠,大懿難忘。”

陶弘景《雜錄》:“苦荼,輕身換骨,昔旦丘子、黃山君服之。”

《后魏錄》:“瑯邪王肅,仕南朝,好茗飲、莼羹。及還北地,又好羊肉、酪漿。人或問之:‘茗何如酪?’肅曰:‘茗不堪與酪為奴’。”(45)

桐君錄》(46):“西陽、武昌、廬江、晉陵好茗,(47)皆東人作清茗。茗有餑,飲之宜人。凡可飲之物,皆多取其葉,天門冬、拔葜取根,皆益人。又巴東別有真茗茶(48),煎飲令人不眠。俗中多煮檀葉并大皂李作荼,并冷。又南方有真瓜蘆木、亦似茗,至苦澀,取為屑茶飲,亦可通夜不眠。煮鹽人但資此飲,而交、廣最重(49),客來先設,乃加以香[上艸下毛]輩。”

《坤元錄》(50):“辰州溆浦縣西北三百五十里無射山,云蠻俗當吉慶之時,親族集會歌舞于山上。山多茶樹。”

《括地圖》(51):“臨遂縣東一百四十里有茶溪(52)。”

山謙之《吳興記》(53):“烏程縣西二十里,有溫山(54),出御荈。”

《夷陵圖經》(55):“黃牛、荊門、女觀、望州等山(56),茶茗出焉。”

《永嘉圖經》:“永嘉縣東三百里有白茶山”。(57)

《淮陰圖經》:“山陽縣南二十里有茶坡。”(58)

《茶陵圖經》:“茶陵者,所謂陵谷生茶茗焉。”

《本草·菜部》:“苦荼,一名荼,一名選,一名游冬,生益州川谷,山陵道旁,凌冬不死。三月三日采,干?!蹲ⅰ吩疲?lsquo;疑此即是今[木茶],一名茶,令人不眠。’《本草注》:“按,《詩》云:誰謂荼苦(61),又云:堇荼如飴(62),皆苦菜也。陶謂之苦茶,木類,非菜流。茗,春采,謂之苦[木茶](原注:‘途遐反。’)” (59)

《本草·木部》(60):“茗:苦茶。味甘苦,微寒,無毒。主瘺瘡,利小便,去痰渴熱,令人少睡。秋采之苦,主下氣消食。注》云:‘春采之’。”

《枕中方》:“療積年瘺,苦荼、蜈蚣并炙,令香熟,等分,搗篩,煮干草湯洗,以敷之。”

《孺子方》:“療小兒無故驚蹶,以苦茶、蔥須煮服之。”

注釋

(1)歸命侯:即孫皓(242—283),東吳亡國之君。公元280年,晉滅東吳,孫皓投降,封“歸命侯”。

(2)惠帝:惠帝司馬衷,西晉的第二代皇帝,公元290--306年在位。

(3)張黃門孟陽:張載字孟陽,著名詩人。但未任過黃門侍郎,任黃門侍郎的是他的弟弟、詩人張協。

(4)傅司隸咸:傅咸(239--294),字長虞,北地泥陽(今陜西銅川)人,官至司隸校尉,簡稱司隸。

(5)江洗馬統:江統(?--310),字應元,陳留縣(今河南杞縣東)人,曾任太子洗馬。

(6)孫參軍楚:孫楚(218?--293),字子荊,太原中都人(今山西平遙縣),曾任扶風參軍。

(7)桓揚州溫:桓溫(312--373),字元子,龍亢(今安徽懷遠縣西)人,曾任揚州牧等職。

(8)沛國夏侯愷:晉書無傳,干寶《搜神記》中提到他。

(9)新安任育長:任育長,生卒年不詳,新安(今河南澠池)人。名瞻,字育長,曾任天門太守等職。

(10)敦煌單道開:東晉著名佛教徒,敦煌人,《晉書》有傳。

(11)瑯琊王肅:王肅(436--501)字恭懿,瑯琊(今山東臨沂)人,初仕南齊,因父兄被南齊武帝所殺,乃投北魏。是北魏著名文士,曾任尚書令等職。

(12)新安王子鸞、鸞弟豫章王子尚:劉子鸞、劉子尚,都是南北朝時宋孝武帝的兒子。一封新安王,一封豫章王。但子尚為兄,子鸞為弟。

(13)鮑昭妹令暉:鮑昭,應為鮑照(414--466),字明遠,東??ぃń窠K鎮江)人,南朝著名詩人。其妹令暉,擅長詩賦?!队衽_新詠》載其“著香茗賦集》行于世”,但該集已佚。鐘嶸《詩品》說她:“往往嶄新清巧,擬古尤勝。”

(14)八公山沙門潭濟:八公山,在今安徽壽縣北。沙門,佛教指出家修行的人。潭濟,應為曇濟,曾著《五家七宗論》,是南朝宋名僧。

(15)世祖武帝:南北朝時南齊的第二個皇帝,名肖賾,公元483--493在位。

(16)劉廷尉:劉孝綽(481--539),彭城(今江蘇徐州)人,文學家。為梁昭明太子賞識,任太子太仆兼廷尉卿。

(17)陶先生弘景:陶弘景(456--536),字通明,秣陵(今江蘇寧縣)人,著名道士,有《神農本草經集注》傳世。

(18)徐英公勣:徐世勣(592--667),字懋功,唐開國功臣,封英國公。

(19)神農食經:古書名,已佚。

(20)廣雅:字書。三國時張輯撰,是對《爾雅》的補作。

(21)晏子春秋:又稱《晏子》,舊題齊晏嬰撰,實為后人采晏子事輯成,成書約在漢初。 此處陸羽引書有誤?!蛾套哟呵铩吩瓰椋?ldquo;炙三戈五卵苔菜而矣”,不是“茗菜”。

(22)凡將篇:偽托司馬相如所作的書,已佚。此處引文為后人所輯。

(23)晉中興書:已佚,現有清人輯存一卷。

(24)搜神記:東晉干寶著,計三十卷,為我國志怪小說之始。

(25)南兗州:晉時州名,治所在今江蘇鎮江市。

(26)安州:晉時州名,治所在今湖北安陸縣一帶。

(27)神異記:西晉道士王浮著,原書已佚。

(28)左思《嬌女詩》:原詩五十六句,陸羽所引僅為有關茶的十二句。

(29)張孟陽《登成都樓詩》: 原詩三十二句,陸羽僅錄有關茶的十六句。

(30)華佗《食論》:華佗(約141--208),字元化,東漢名醫。傳說其作《食論》,已佚。

(31)壺居士:道教傳說的真人之一,又稱壺公。

(32)世說:即《世說新語》,南朝宋臨川王劉義慶著,為我國志人小說之始。

(33)續搜神記:舊題陶潛著,實為后人偽托。

(34)晉四王起事:南朝盧綝著,原書已佚。

(35)異苑:東晉末劉敬叔所撰,今存十卷。

(36)翳桑之報:翳桑,古地名。春秋時晉趙盾,曾在翳桑救了將要餓死的靈輒,后來晉靈公欲殺趙盾,靈輒撲殺惡犬,救出趙盾。后世稱此事為“翳桑之報”。

(37)藝術傳:即唐房玄齡所著《晉書 藝術列傳》。

(38)淮南子:又名《淮南鴻烈傳》,為漢淮南王劉安及其門客所著,今存二十篇。

(39)江氏家傳:南朝宋江統著,已佚。

(40) 懷太子:晉惠帝之子,立為太子,元康元年(300年)為賈后害死,年僅二十一歲。

(41)醯:讀xi,醋。陸德明《經典釋文》:“醯,?。ù祝┮?。”

(42)王微《雜詩》:王微,南朝詩人?!峨s詩》原二十八句,陸羽僅錄四句。

(43)南齊世祖武帝《遺詔》:南朝齊武皇帝名肖賾?!哆z詔》寫于齊永十一年(493年)。

(44)梁劉孝綽《謝晉安王餉米等啟》:劉孝綽,見前注。他本名冉,孝綽是他的字。晉安王名肖綱,昭明太子卒后,繼為皇太子,后登位稱簡文帝。

(45)王肅事:王肅,本在南朝齊做官,后降北魏。北魏是北方少數民族鮮卑族拓跋部建立的政權,該民族習性喜食牛羊肉、鮮牛羊奶加工的酪漿。王肅為討好新主子,所以當北魏高祖問他時,他貶低說茶還不配給酪漿作奴仆。這話傳出后,北魏朝貴遂稱茶為“酪奴”。

(46)桐君錄:全名《桐君采藥錄》,已佚。

(47)西陽、武昌、廬江、晉陵:西陽、武昌、廬江、晉陵均為晉時郡名,治所分別在今湖北黃岡、湖北武昌、安徽舒城、江蘇常州一帶。

(48)巴東:晉時郡名。治所在今四川萬縣一帶。

(49)交廣:交州和廣州。交州,在今廣西合浦、北海市一帶。

(50)坤元錄:古地學書名,已佚。

(51)括地圖:即《地括志》,已散佚,清人輯存一卷。

(52)臨遂:晉時縣名,今湖南衡東縣。

(53)吳興記:南朝宋山謙之著,共三卷。

(54)烏程縣:縣治所在今浙江湖州市。

(55)夷陵圖經:夷陵,在今湖北宜昌地區,這是陸羽從方志中摘出自已加的書名。

(56)黃牛、荊門、女觀、望州:黃牛山在今宜昌市向北八十里處。荊門山在今宜昌市東南三十里處。女觀山在今宜都縣西北。望州山在今宜昌市西。

(57)永嘉縣:州治在今浙江溫州市。

(58)山陽縣:今稱淮安縣。

(59)茶陵:即今湖南茶陵縣。

(60)本草 :《本草》即《唐新修本草》,又稱《唐本草》,因唐英國公徐勣任該書總監。下文《本草》同。

(61)誰謂荼苦:語出《詩經 谷風》:“誰謂荼苦,其甘如薺。” 這里是野菜。

(62)堇荼如飴:語出《詩經 綿》:“周原[月無][月無],堇荼如飴。”

骚BAV